<progress id="denmo"><track id="denmo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<output id="denmo"><nobr id="denmo"></nobr></output><ins id="denmo"><video id="denmo"><var id="denmo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1. <menuitem id="denmo"></menuitem>
      <code id="denmo"><option id="denmo"></option></code><output id="denmo"><track id="denmo"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<kbd id="denmo"></kbd>

      經方驗方

      爛喉痧方

      耿鑒庭

      [文章下載]

      【摘要】  

      【關鍵字】  

      中圖分類號:文獻標識碼:文章編號:

      爛喉痧方

      一、 清透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流行期間,患者忽發熱,惡寒或不惡寒,頭疼,遍體難受,皮膚發紅,微癢,咽關疼痛,視之發紅,有欲破之意。舌質紅,舌苔偏厚,脈多數,有欲發喉痧之勢者,用此方。麻疹將出,伴有咽癥者,亦可用之。又適用于咽部皰疹,發熱苔厚者。

      【藥物】粉葛根10克,蘇薄荷5克,淡豆豉10克,牛蒡子10克,凈蟬衣6克,青皮4克,生山楂10克,陳蘿卜英10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加水400毫升,煎至200毫升,不宜久煎,以布擠盡藥汁,一次服或二次服,服后被覆取汗,隔46小時,再服二煎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葛根為主,解肌透疹;薄荷、豆豉為輔,助葛根以清熱透達;牛蒡子、蟬衣、青皮、山楂為佐,四者均能透疹松肌,使病勢從速向外,后二者又兼能化滯;陳蘿卜英為使,旨在清咽化痰。當此之時,發熱、出痧、咽破,三者均屬重要,但是治療當略分主次,若熱度過高,皮膚閉而痧不易出,則有痙攣閉厥之虞,故透發為首要,往往痧隨汗現,咽部證狀亦隨之而輕,故此證初疹之始,務必使疫毒盡情發泄,否則出而未透,其后果必有許多問題,甚至極度不良。余家從大量經驗中,得悉死證大多為最初未得處置,或處置之不當,若能療治及時而又適宜,則后路大都易行,此方平穩少蔽,表里兼顧,為余家治喉痧之第一法,亦即清透之法也。若初熱誤用辛溫,或遽用寒涼,設無必要,則預后均不佳良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若初起即現痙攣者,可加鉤藤或蚤休;若現昏迷之象者,可加磨郁金;若兼嘔吐者,可加橘皮、杷葉;若兼咳嗽者,可加杏仁、桔梗;若鼻中或牙齦見血者,可加山梔炭、茅根;若小溲赤短者,加赤茯苓。

      二、 涼透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二三日,身熱未退,痧已現而未齊,咽關腐爛,口渴心煩,脈數,苔厚,舌尖發赤。邪滯郁于中,內火已熾者。

      【藥物】金銀花10克,凈連翹10克,炒山梔6克,赤茯苓10克,枳殼6克,玄參10克,甘草4克,磨金果欖(和服)5克,蟬衣5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加水400毫升,煎至200毫升,和入磨金果欖再煎一沸,以布擠汁,取汁一次或二次服,6小時后,再服二煎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金銀花、連翹為主,涼透而又清營;梔子、赤茯苓為輔,除煩瀉火,利水清心;枳殼、玄參為佐,前者化滯,后者清咽保津;甘草、磨金果欖、蟬衣為使,解毒清咽,并繼續透達。此方與前方相較,已轉清為涼。去宣透之品,而改用除煩保津之品。為余家治喉痧之第二法,亦即涼透法也。仍是以驅邪向外為主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可參上方。陳蘿卜英仍然可用。若血熱現象重者,可加生地;若皮膚癢甚者,可加赤芍、紫草之類。

      三、 桑貝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三五日,熱已趨平,咽部證狀亦不太重,但仍咳嗽有痰,胸中嘈雜,脈滑數,舌苔黏滑,是火灼津液為痰,痰熱壅于膈上,盤踞于肺胃二經,重點則在于肺經,可以此方治之。亦治風熱襲肺,咳嗽咽痛者。

      【藥物】經霜桑葉10克,浙貝母10克,天花粉10克,蟬衣6克,黃郁金10克,枳殼6克,炒竹茹10克,鮮枇杷葉10克,青橄欖2枚(拍)。

      【用法】加水400毫升,煎至200毫升,擠盡藥汁,去渣服,6小時后,再服二煎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桑葉、浙貝母為主,清肺化痰;花粉、蟬衣為輔,協助主藥,發揮同一作用,并續使痧毒外透;郁金、枳殼、竹茹為佐,理氣、化滯、化痰;杷葉、橄欖為使,清肺胃,清咽,并領諸藥達于病處。此余家治喉痧之第三法。亦即清金化痰之法,乃此病挾有呼吸系癥狀者常用之方,然不僅僅限于喉痧,凡感受風熱而內有痰垢者,均可變通用之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若咽癢咳不停者,可加杏仁;若頭昏目赤胸中熱者,可加菊花;氣息不平者,可加馬兜鈴;痰熱重者,可加海浮石;心煩溲赤者,可加茯苓;大便秘者,加麻仁、萊菔子。

      四、 清營解毒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46日,表熱雖不甚重,邪熱入營,痧色紅艷,皮膚干燥,舌赤如朱,上有芒刺,咽中腐爛,間見神昏驚惕,肌肉動,有欲作抽搐之勢,煩躁欠寧者。

      【藥物】磨烏犀角3克,磨羚羊角3克,赤芍藥6克,粉丹皮6克,鮮生地10克,生石膏(打碎先煎)20克,玄參10克,甘草4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最好用預藏之雪水500毫升,先煎石膏數沸,然后投入芍、地、丹、玄、甘草等,再煎兩三沸,至200毫升,以布擠去渣,再將磨藥兩種,和入湯液,須和勻,再上火片刻,見沸即起,分4次服之,每2小時1次,每服均須用筷攪之,使沉底之磨藥浮懸,俾得充分入腹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犀角、羚羊角為主,涼血熄風;赤芍、丹皮、生地為輔,協助主藥,使其發揮更大作用;石膏為佐,清熱降火,止渴除煩;玄參、甘草為使,以清咽解毒。此余家治喉痧之第四法,亦即清營解毒法,是拯危救急之法也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若動風者,可再加鉤藤、蚤休之類;若出血者,可加鮮藕汁;若嘔者,可加鮮蘆根;若小便不利,可加鴨跖草;若便秘;可加蔞仁、貝母。

      五、 天地玄黃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四五日,邪滯蘊結不解,尚未得大便,腹滿拒按,舌質紅艷,苔布黏厚,或干黃,脈數而洪,譫言妄語,非奪之不足以折其勢,若不下,將或閉或陷,若下之,又恐其隨下而脫,投此方可冀其兩全。

      【藥物】干切生箱黃610克,枳實6克,明天冬10克,潤玄參10克,鮮生地10克,金果欖(杵碎)6克,甘草4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先將大黃用冷開水150毫升泡之,泡約一刻鐘,反復擠下黏汁另置,再加水400毫升,投渣并入余藥同煎,煎成,擠盡藥汁,濾去渣滓,再入大黃汁,和勻,略見火,欲沸即離火,待稍溫,一次服之,服后往往腹中鳴響而得瀉,瀉后須啜稀粥,或藕粉之類,若一服得瀉,二煎即棄去勿服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大黃為主,蕩滌邪滯;枳實為輔,消痞化積;天冬、生地、玄參為佐,奠陰保津,防其因下而脫;金果欖、甘草為使,清咽解毒,使熱毒隨之而下。此據“增液承氣”,“新加黃龍”等方,略變其法,是余家治喉痧之第五法,亦即蕩邪保津之法也。

      喉痧之毒火,重點在肺胃二經,尤其是肺,正邪相搏,肺陰必受其傷,津液已耗,尚須負荷掃蕩邪滯之役,焉可勝任,故保肺津,養肺陰,當在首要。此方之用天冬,意即在此,況天冬既滋肺陰,又可潤腸,一舉能以雙關,與大黃配合,既是佐藥,又可充當輔藥,故用天冬,因其較麥冬更為允當也。有謂其戀邪者,今與走而不守之大黃同用,正欲其戀,以保真陰也。生地入心、肝、脾、腎四經,性既寒滑,更可清咽,合天、地、玄三者,則可保五臟之津,故雖投大黃,可以平坦無虞。合之金果欖、甘草,往往一下之后,咽中癥狀亦隨之而清,乃屢試而滿意者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服后不下者,可加元明粉和服;若體虛特甚,可加沙參或西洋參;血熱太重者,可加紫草,外形枯燥,大便干結難出者,加蜂蜜。

      六、 清氣化濕泄毒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,疫蒸氣分,午后熱升,痧上有毒泡,溲赤而短,舌苔灰者,宜用此方,夏春農《疫喉淺論》云:“痧點之側,毒泡相加,輕如白痱,重似水花,毒火潮濕?;旌蠠o涯,清化滲濕,熱退為佳。”描寫毒泡之狀,歷歷如繪,援引于此,備讀者參考。

      【藥物】香青蒿9克,黃芩6克,綠豆皮10克,生薏仁10克,晚蠶砂(布包)10克,六一散(布包)10克,通草4克,鴨跖草10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加水400毫升,浸泡30分鐘,上火煎,數沸至200毫升,以布擠盡其汁,服之,6小時后服二煎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青蒿為主,清氣分之熱,黃芩、綠豆皮為輔,協助主藥,解熱清氣;薏仁、蠶砂、六一散為佐,佐之以化濕;通草、鴨跖草為使,泄毒又清其咽??傊?,使濕毒有出路,不致郁蒸內陷而生變。此余家治喉痧之第六法,亦即如方名所示,清氣化濕泄毒之法也。

      七、 復液湯

      【主治】喉痧,咽腐已退,新皮未生,食時咽部仍痛。痧點雖除,肌膚干燥,剝脫之后,新皮太嫩,觸之則痛,經云:“有余而往,不足隨之。”此時陰營大傷,五液干涸,若不及時償其既失,則虛風必將鼓動矣。

      【藥物】南北沙參各6克,釵石斛10克,肥玉竹6克,大麥冬10克,人中黃3克,黑豆(杵碎)10克,茯苓10克,冰糖7克。

      【用法】加水400毫升,浸泡30~60分鐘,以木棍微搗之,使其液汁盡出,再上火煎,數沸至200毫升,以布擠盡其汁,汁甚黏,須待其稍溫,徐徐呷服。

      【方解】此方以沙參、石斛為主,重在償復胃津;玉竹、麥冬為輔,協助主藥,普償臟腑之津液;人中黃、黑豆為佐,蓋大癥甫平,余氛未靖,故償液尚不能忘去肅清余毒,人中黃與黑豆,均能解毒,是有綏撫作用之藥也;茯苓、冰糖為使,能于安神,并緩中濟弱,更可于入口時減少其刺激。此是參《溫病條辨》益胃湯、玉竹麥門冬湯等方制成,對喉痧恢復期,頗有裨益,乃吾家治喉痧之第七法,亦即恙后償復津液之法也。

      夏春農太世伯云:“大哉津液,關系非輕”,真經驗之談,其具體癥狀,舌上無皮,不易新生,寐而不實,間見驚惕,是心液傷也。目花視弱,脅脹易怒,是肝液傷也。唇焦而裂,食少難消,是脾胃之液傷也。鼻干見血,動則氣短,干咳少痰,是肺液傷也。耳鳴善恐,是腎液傷也。諸證雖不必全現,有見其一二者,有見其三四者,見證雖多,終不外津液之受耗,故補償津液,為亟不待緩之事。查十二經皆稟氣于胃,胃陰復則十二經之陰皆復,故此方之重點,亦著眼于胃。

      【加減法】若驚惕少寐,再加朱染茯神;目花視弱,加菊花、熟地;若脅脹、易怒,加白芍、橘絡;若唇焦食少,可加陳茭白、菰米、生谷芽;若鼻干見血,可加藕節、仙鶴草、鮮茅根;若干咳少痰,可加馬兜鈴、川貝母;若耳鳴,可加苦丁茶。

      以上七法,非每病必須全用,或一一排隊機械地使用,事實上,臨證時很少能用全七方者,若輕證、往往一法,三法銜接。重證,又往往不用一法,而二法、四法、五法、七法等銜接。亦有隨一法而接用六法者??傊?,法為規矩,機動使用,則在于巧,古語有云:“法無定法。”若能體會其含意,則變通化裁,投而應手矣。

      又以上七法,為常見大證,亦有少見之癥如下利等,雖有成方,亦不列出,請于醫籍中參之。

      又以上諸證,均是五十余年前大流行時之經驗,當時,斃人甚多,證極兇惡,余曾罹之,亦僅免于死。于今,雖仍有散在流行,但其證勢,并不兇猛,而傳染情況,亦甚稀疏,不若前此之“沿門闔境,人人俱病。”使人聞之而色變矣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耿鑒庭論五官科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A级成人毛片免费视频,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,国内大量揄拍人妻精品视频,久久久久久精品成人免费,中文国产成人精品久久
      <progress id="denmo"><track id="denmo"></track></progress>
        <output id="denmo"><nobr id="denmo"></nobr></output><ins id="denmo"><video id="denmo"><var id="denmo"></var></video></ins>
        1. <menuitem id="denmo"></menuitem>
          <code id="denmo"><option id="denmo"></option></code><output id="denmo"><track id="denmo"></track></output>
          <kbd id="denmo"></kbd>
      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